谭胖:为什么我不同情在塞尔维亚失联的女孩

浏览:1641   发布时间: 09月14日

「来源: |靠你了谭胖 ID:kaoniletanpang」

今天讲一个关于“不幸”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成年人”的故事。

“受害者有罪论”看似是一个大不敬的罪过,但对于一个一直觉得“冒犯也是一种美”的我而言,客观地看待问题是一个受过正规教育的人必备的品质。

就在上午来公司之前,我还在思考一件事:

“成年人”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是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工作赚钱的能力?还是有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

作为一个文化公司的老板,沉浮二十载,讲什么事情都习惯了嬉笑怒骂,或用不严肃地语气谈一些严肃的事情。

比如对行业的某些浮夸、对部门的某些不作为、对女拳和大男子主义的挨个“殴打”、对不入主流的阴暗人事的调侃。

我想我终究是个大俗人,因为我的观点跟大部分人一样,自然能辨别善恶是非和对错。

起码讲真话和实话虽然不讨喜,但至少是一种自我约束和自我要求。

所以,我应该算是“逆生长”的人,比如很多人上了些年岁后看到悲剧会心软,会同情,会流泪。但我不会,我先会易位思考,然后摆正位置看待这个问题的始终和过失到底是什么。

简单地讲,我心“硬”,因为明事理,不偏袒。

即使对于老乡也是如此。

01

君子不立危墙

先卖弄一下我对一个国家的认知:

塞尔维亚,是东南欧小国,也是上世纪末因为“波黑战争”让世界熟知的巴尔干半岛的其中一个国家,塞尔维亚人属于南斯拉夫民族之一,再往上讲,这个国家是“南联盟”的核心组成之一,更是曾经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行省之一。

我对它的印象是固执的,因为它被北约群殴过,前总统被抓起来过,当地民众的生活和物质发展水平基本可以参考苏联解体后的前二十年,有位曾常驻欧洲的记者朋友跟我说过,那边的生活状态跟老毛子差不多——

一周休息两天,晚上过了九点市中心基本没什么人,夜生活基本没有,且同所有落后的国家和地区一样,失业人口多,盲流子也多。当地警察和政府机关的贪腐更是司空见惯。另外,讲一个男同胞们喜闻乐见的事情:

同东欧所有国家一样,塞尔维亚也是一个盛产“特殊行业工作者”的地方。

总之一句话:

“前世傻又憨,生在巴尔干”。

虽然讲得刻薄了些,但我的意思是说一个地方再美,也要事先做好功课,再决定是不是把人生的某个重要时光遗落在那里。

所以我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当时是通过什么渠道想到要去塞尔维亚旅游的,还是单身一个人去。但我知道这似乎不妥,连去人声鼎沸的新马泰我都觉得需要组团以防万一,何况独身女子呢?

神奇的是,她父母是同意的,还是在疫情尚未褪去的2020年。诡异的是,后来她失联了二十多天,然后有“知情者”透露女孩还活着,目前仅从国内媒体的文字报道中摘录一段话:

当地一位华人透露,他最后一次见到该女子是在波黑,目前人在波黑萨拉热窝(波黑),已经将照片发给了她的父母。

另外一位知情者表示,几个月前曾多次在波黑遇到该女子,再加上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的动态所显示的信息,女子很可能多次往返塞尔维亚和波黑之间,之所以频繁往来两个国家,很可能跟她的签证到期有关。女子在塞尔维亚的签证只有30天的期限,想要继续留在国外,就必须辗转不同国家,来回奔波。

为什么不回国呢?

疫情虽然没有过去,但只要她想回国,肯定是可以回来的。所以该女子宁愿频繁往来不同国家也不愿意回家,肯定有其他原因。

02

他人或是地狱

当地华人透露出了关于该女子的一些精神面貌,称她平时比较孤僻,不跟华人往来,别人说话听不进去,还经常自言自语。

这表明女子很可能存在一些精神方面的问题。除了塞尔维亚华人的供述,该女子在短视频中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也和普通人有较大区别。

女子发布的文案和图片内容很难让人看懂,杂乱无章、主题不明、没有成句的话,只有凌乱的只言片语。另外发布的视频也很奇怪,一是说话的语气很吊诡,吐字很慢、神态迷离、表情呆滞,好像梦游;二是衣着,时值夏天,当地人都穿夏装,只有她穿着羽绒棉服。

看到这里,我相信大多数网友对于目前这个女孩和这个事情已经有了很多可怕的猜测,而且基本都是够得上刑事类案件的臆想。

无论如何,我相信这是悲剧。

也是我今天说的主题:

很多不幸是自己造成的。

这位目前还滞留在国外生死未卜的女孩是成都人,三十岁,已过“而立”之年。

她以往的生活、工作经验我无从得知,只从这件事情的起因上判断,可以得知三点:

一、她的父母不合格,对于女孩的教育,尤其是安全意识教育显然没做到位;

二、她的生活环境不合格,至少我目击的很多悲剧者,都是为了追求“诗和远方”;

三、悲剧者,有罪。

我想起2015年前后,有一则新闻:

国内某大学的一位女学生孤身前往泰国,在泰国海关处因为“衣着过于暴露”被禁止入境。

泰国?禁止入境?我当时也在想,这衣着要“暴露”成什么样才能让一个女大学生被泰国人拒绝?这个女学生当时是什么心态会以为自己是“自由的”?

同样的还有一些“独身女性发视频坦言在印度遭遇性骚扰”等事例,鉴于往深了说恐会引起不必要的国际纠纷和自己同胞颁发的“古董”卡,因此只能说,从“女主播西藏遇险”那件事说起,我就很难去同情自己同胞的遭遇和不幸。

03

阅历需要代价

“阅历”是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所有事情和经验的总和。

“智慧”则因个体而异。

前者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后者则未必每个人都有。

纵使是一个三十岁的人,也未必见得有“智慧”。

即便每个人都知道“成年人一定要对自己的行为和后果负责”,但我们依旧能在身边见到很多没有独立自主能力的巨婴。

所以我今天一定要假设并做无端猜测的去想一个流落异国的女同胞,是因为能做出对自己不负责任的一意孤行的人,用最诛心的想法来表达,只能是:

人有事没事,都与我无关。

这跟爱国或同胞没关系,跟“人以群分”有关系。

“君子不立围墙”不止对事,也是对人。一个不在乎自身安全的人,必然也不会在乎别人的安全。这是推理,也是必然。那么这样的人无论是在塞尔维亚还是在二仙桥,都是对自己不幸的最大推手,也是对他人生活的潜在危害。

这话说得很重,同样也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实话。

我的读者必然能意识到一件事:

成年人听到的不能永远只是赞扬,也不能以为所有人都要哄着自己来生活,那必然不是成年人,例如“我付出了,我尽力了,那么结果就要顺其自然”这是成年人。“我付出了,我就一定能得到回报,否则我心里不平衡,这世界对我不好”这是未成年人。

其实在我的生活中我也会遇到这样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在此先回答一下一位网友曾私信问过我的问题:“为什么现在社会戾气这么大?”我总结就是“未成年”人太多,缺失了良好的家庭教育,也没有接受过“挫折训练”,以至于从学校出来步入社会后,一旦不顺心的事情就容易偏执甚至怨怼。

但社会真的不欠任何人的,弱肉强食也好,公平公正也罢,都不能有“带着父母闯天涯”,或“普天之下皆我妈”的吊诡心态。

所以无论这位女孩最终是否能回国,我都不会在意。如果能够从她身上让大家知道“成年人该做什么”的话,于她,也是一种贡献。

04

结语

如果不是到了实在“无语”的境地,我也不愿被人以为冷血无情。

但是——

一个人,十三岁的时候被人伤害,那是大家都要一起来维护的。

一个人,三十岁的时候还被人伤害,那一定要好好反为什么会被伤害了。

这些话每一代人都明白,也都知道。

只是我们对已经发生的悲剧过于宽容,甚至略有批评就会认为是对受害者的“精神虐待”,但大家从来不明白,“反省”和“类比”很重要。即使性格和行为一旦定型很难改正过来,至少能保证一件事:

对可能影响自身安全和美好生活的人,无论男女,尽量远一点。

~END~

主营产品:其他酮类,其他醇类,其他酚类,其他胺类,苯乙酮